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王刚投资滴滴是怎么赚到1万倍的曾李青退出

2019-04-26 18:58:50

王刚投资滴滴是怎么赚到1万倍的?曾李青退出腾讯有没后悔?蔡文胜的"投资规则"是什么? 他们这样说……

“我爱你就投你”,这大概是创业投资发展的蛮荒时代

王刚投资滴滴是怎么赚到1万倍的曾李青退出

,天使投资人最直观的逻辑,这也让天使投资成为了最烧钱的活。然而,在多次投资失败告终之后,天使投资人开始不甘于做“3F”(即fools、family 、friends傻子、家人、朋友)这三种人,从不注重回报到开始有强烈的投资回报意识。在日前召开的中国天使投资人大会上,知名天使投资人龚虹嘉、王刚、曾李青等人同台亮相,讲述他们天使投资背后的故事。

天使投资赚了1万倍是什么感觉?

海康威视天使投资人龚虹嘉和滴滴天使投资人王刚被业界视为历史上投资回报率最高的天使投资人之一。当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问道,投资海康威视赚了多少钱时,龚虹嘉说:“上说是500多亿。”而当初以80万人民币投资了滴滴的王刚,则说“赚了一万多倍”。

“第一,有种似好似坏的感觉;第二,有种诚惶诚恐的感觉;第三是不知所措的感觉。”面对徐小平的提问,龚虹嘉说,“就像有些人的账户里突然进了一大笔钱,就会质疑这钱真的会在这里停留吗,会不会有人把它拿走,该用来干什么?”于是,龚虹嘉把大量的钱投入到生物科技中去。

对王刚而言,投资滴滴的成功给他带来了阶段性的快乐,但很快,这个快乐消失了。“这个快乐就像第一次拿着奖金去超市里自由地随便挑东西,但挑完东西,快感也没有了。”于是,王刚投资了一个传统文化公司,尽管只有1500万的估值,王刚给这家公司投了6000万人民币,这家公司得以拿着这笔钱拿地盖总部,“这是我的钱再正常消费之外带来的一点点自由感和一点点情怀。”王刚说,五年下来,他拿着这笔钱投了七十多家企业。

“天使投资可以复制吗?”面对徐小平的这个问题,龚虹嘉很坦诚的说,越是抱着想投出一个“大家伙”的心态来做天使投资的基本都会失望,真正投出“大家伙”的天使投资人一开始根本就没想到这个。

这些年做天使投资有什么痛苦?

创业九死一生,投资失败的痛苦和遗憾自不必说,但在投资过程中,投资人也有各自的苦恼。5年前,在滴滴只有一个概念的时候,王刚给了滴滴的创始人程维70万,而5年后,回报远超70亿。“因为中国在互联创业中要面对站队的问题,阿里投资了快滴,腾讯投资了滴滴,而当时阿里不投资员工创业的,而我又是阿里的钱,投资了滴滴,一夜之间在杭州就没有朋友了,直到后来两家合并了,阿里也越来越开放了,但这毕竟有个过程。”王刚说,这中间有是非对错的选择问题,这是他当初面对的痛苦。

而对龚虹嘉来说,痛苦是在给别人推荐自己看上的项目时发生的。“我给他们介绍项目,他们说很low时,我就觉得痛苦了。因为我们做惯了天使,都有一种情结,非常不愿意或者很痛心看到一些本来有天分的团队被错失,所以一开始会做一些艰苦的细致观察、分析、思考,用感觉,以及对创始人价值观和人性的认知做出一些判断。”龚虹嘉坦言,这个过程有很大的压力和纠结。因此,如何让非常有专业经验和水平的同行认为自己的感觉和判断是对的,变得至关重要,“现在天使投资的痛苦更多在这里。”

从创业者到天使投资人的角色转变

曾创办,后被谷歌收购,还曾出任美图秀秀董事长的蔡文胜谈起他的投资路数时说道:“我的规则就是不按规则出牌。”在他看来,第一规则没有用,因为社会发展进度在加速;第二,只要发现新东西都能快速接受;第三,所投的项目能否服务更多的人。“因为所有东西都是跟人打交道的,我投了大概150个项目,其中有30~50个项目我一开始就知道不会那么快赚钱,但是能服务到很多人,我很开心。”

15年前退出乐百氏之后,何伯权就此淡出江湖。但从10年前的七天连锁酒店、久久鸭,到最近的爱康国宾、喜茶,这些看似毫不相关的行业,恰好隐藏着何伯权的商业洞察力。做了这些年天使投资,他认为,投资期要保证成功率的话,就必须投少一点,“我能用我的经历、经验、教训帮助新的创业者更快走向正规,避免他们交过去我所交的学费,所以早期参与得比较多。”

而关于曾李青,大家首先想到的不是他的德迅投资,而是他与腾讯的那一段深刻的渊源。如今腾讯的业绩有目共睹,当被问到是否后悔退出腾讯时,曾李青说:“我觉得做天使投资人向来讲究既往不咎、纵情前行的,我觉得选择的就是对的,没有选择的就是错的,就像我们认为没投的项目就是不好的项目,自己投资的肯定是好项目一样,凡事不能往后看,要往前看。” 当被问到“如今与腾讯创始人的关系怎样,腾讯是否也会投你投过的项目”时,曾李青说,“一年就见一次,大家就是很普通的关系,我并不希望利用腾讯的优势,反而不屑于,既然跨出这个门就不要往回看。实际上我们投的项目里和腾讯的重合度不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