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黄金

ofo生死局盈利模式待解5亿资金待还

2018-11-25 17:48:05

ofo生死局:盈利模式待解 5亿资金待还

绝不向资本低头的ofo创始人戴威,在6月7日迎来了一次艰难的选择。

此前,戴威以北京市马连道、深圳海岸城、上海莘庄区域、广州珠江南区域的辆小黄车作为抵押物,换取了的阿里巴巴5亿元人民币融资。这笔仅仅为ofo带来半年喘息时间的融资,在6月7日正式到期。

此时,ofo资金难题尚未获得妥善解决方式,5亿的资金对风雨中的ofo并不是小数目。还钱,还是弃车,成了戴威的两难选择。

不过,在长期观察共享单车的观察人士看来,戴威或许还有第三条路。此前,一张ofo小黄车创始团队将在6月迎来出局的截图在朋友圈悄然流传,有消息透露,ofo或彻底投向阿里的怀抱。

事实上,在共享单车已经步入“大鳄玩家”时代之后,资本留给戴威的选择已经越来越少。局势一旦急转直下,权衡之后,很可能只剩下顺势而为。

不向资本低头、倔强地坚持独立发展的ofo,接下来的路将怎么走?  赌 局

一切始于去年底,那一场有抵押的融资。

在此之前,戴威可能从来没想过,要以抵押的方式,才能从对其青睐有加的阿里方面获得融资。

不怪他想不到。事实上,通过抵押动产向巨头借钱,在科技圈近年罕见。此前不得不选用抵押股权借钱的公司,是罗永浩的锤子科技。罗永浩对媒体说,那时他们已在演练公司破产后的程序了,不到万分危急的时刻,企业是不会选择抵押借钱的。

对锤子来说,重资产的属性让其一旦遇到资金问题就是艰难的时刻。不幸的是,ofo的属性,也同样是重资产属性。

2017年下半年,越来越多的共享单车玩家倒在了风口之下,投资机构也纷纷捂紧了钱口袋。曾经的种子号选手如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等,最终都没有挡得住死神的脚步。

作为行业大佬,ofo和“倒在风口下”似乎有些气场不和。

2017年底,ofo共享单车联合创始人杨品杰在莫斯科市场启动仪式上称,ofo拟进行新一轮融资,金额将超10亿美元;随后又有外媒曝出,投资者就是阿里巴巴。

不过,双方一直未对外宣布具体融资细节。有媒体人透露,在这轮融资中,ofo的多位股东已经同意,并且已经在投资协议上签字,只有滴滴出行迟迟不肯签字。

最终,戴威不得不选择了抵押融资的方式,先后两次将其资产共享单车作为质押物,换取了阿里巴巴两笔共计17.7亿元人民币的融资。一位接近交易的核心人士对媒体的爆料是,“ofo之所以采用抵押动产的方式进行融资,主要因为可以绕开ofo的股东滴滴——不需要滴滴签字。”

抵押之路多艰难。

那17.7亿元的融资,其中5亿元即将到期,然而ofo的仍处于困难时期。当时就有业内人士指出,如果ofo最终无法偿还贷款,阿里就能把ofo的债权转为股权,增加在ofo的持股比例,甚至最终把ofo收购。

时间已到,戴威能还上钱吗?

资金问题未解

ofo的资金问题已经不是秘密。去年底,ofo、摩拜相继被曝资金链紧张,挪用用户押金救急。 去年6月,腾讯曾报道,天津刘园ofo维修厂因欠薪开始罢工,并拉起讨薪横幅“小黄车还我血汗钱”以示抗议。此后在武汉,上海等地也相继传出ofo欠薪的消息。去年年末,《财新》报道,ofo用超过30亿元的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货款。

今年1月12日,有消息称,ofo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人民币,若按照ofo每月亿元的人员工资和运维等支出、以及持续流出的押金计算,ofo手上的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

当时,那两笔共计17.7亿元人民币的融资帮助戴威度过了艰难时刻。

然而,在向阿里巴巴融资成功后仅半年,ofo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再次喧嚣尘上。

5月21日,有ofo内部员工爆料称,目前ofo正在进行新一轮员工薪资调整,并启动裁员计划;此外,由于难以靠用户的单次骑行获取利润,ofo开始发动员工售卖车身广告,以期从B端寻找到大规模变现的路径。根据刊例显示,ofo给出的资源数据为“1500万辆单车、覆盖2.5亿用户”,而品牌定制车身的广告价格为每辆2000元/月,开屏广告价格为100元至120元。

不过,5月25日,针对裁员和降薪消息,ofo公开回应称,“员工降薪、质疑车身商业化广告的消息,均为无事实依据的恶意攻击。”ofo表示,从未有过任何员工降薪的举措,相反2018年春季涨薪计划正在进行,且已接近尾声,将在本月底正式完成。

钱从哪来?

这个问题尚未解决,负责市场公关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南楠等部分高管离职,加上爆料称,有沙特留学生状告ofo、百度肖像侵权,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近30万元,一时间,似乎雪上加霜。

虽然ofo一再强调,从来没有一家公司,因为谣言而倒下,也从来没有一家公司像ofo一样,捍卫自己的梦想。但是,资金难题缺乏解决方案,这是ofo绕不过去的坎。如果没有新的血液输入,ofo的局面将更加难堪,毕竟,此前共享单车的模式都是靠钱堆起来的,随着单车投放数量的增加,单车的调度、维修等成本也都被放大。一个关键问题在于,共享单车始终未形成正向的现金流,没有一个清晰的商业模式。

一个现状是,ofo已经开始“节流”,例如,取消了全国20个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动。

另外,ofo似乎在保住用户押金问题上,使用了一些“小手段”,如果用户卸载ofo并要求退还押金,会发现很难找到退还押金的入口,一旦点击退押金,APP则会出现免费送5元现金券的活动,诱使用户留下。

此外,ofo新增的自行车订单也在减少。上海凤凰5月6日公告,上海凤凰子公司向ofo运营方及关联公司提供各类自行车产品186.16万辆。对比此前“1年不得少于500万辆”的采购约定,不到预期目标的40%;ofo向凤凰自行车采购缩水更为严重,前4个多月仅购入8万余辆自行车。ofo在另一家供应商飞鸽自行车的采购同样在缩减。飞鸽一位离职总监黄晓明表示,飞鸽自2016年开始与ofo合作,直到去年6月份之前,每个月都有四、五十万辆的订单;去年月份,订单量达到最高值,每月多达六、七十万辆。但是从去年6月份开始,飞鸽来自ofo的订单量锐减,降了近一半,之后基本就没有再增长。去年下半年起,天津好多工厂都在缩减ofo的产能,到去年10月份,天津不少与ofo合作的自行车厂甚至停止接收ofo的订单了。

但相对于ofo的体量,这些开源节流的措施目前并不能根本解决其资金困境。

正如戴威所说,ofo处于至暗时刻。下一步如果不再有资本输血,或不向阿里、滴滴低头,ofo或将面临生死抉择。

进入大鳄时代?

对于心高气傲的戴威来说,滴滴并不是良人。

近日,有消息称ofo已经拒绝滴滴发出的收购要约。如果没有找到新的接盘者,ofo最终很可能如传言中的那样,彻底成为阿里阵营中一员。

直到今年三月,戴威还在信誓旦旦:“ofo在积极探索流量变现的可能性,未来ofo必然是行业中第一个盈利的共享单车。”但是,显然这项尝试失败了。

对于ofo而言,巨额资金可以缓解ofo吃紧的现金流,这对于打击“挪用押金”等传言至关重要,可以稳定“欲申请退款”的用户。

对于阿里而言,共享单车已经成为新的战场。分析人士称,共享单车商业模式作为移动支付的重要场景,对于阿里和蚂蚁金服十分重要,且共享单车相对高频,能够提升软件打开率和用户黏性,尤其实行的是用户实名制,可以进一步采集用户数据,最终为打通征信、个人贷款等板块提供支持。

6月1日,蚂蚁金服子公司上海云鑫以14.68亿美元估值,向哈罗单车增资20.6亿元人民币

ofo生死局盈利模式待解5亿资金待还

。此次增资后,蚂蚁金服占股比例上升为36%,为哈罗单车第一大单一股东。而永安行的持股比例从10.2%降至8.9%。现在,手握哈罗单车的阿里巴巴仍对共享单车市场“虎视眈眈”,有投资人称,阿里巴巴一直在观望二线品牌,并接触了很多企业。

如果阿里将ofo拿下,共享单车市场将风云再起。

不过,事实上,滴滴方面也没有闲着,滴滴于今年1月份与小蓝单车达成业务托管合作,小蓝单车的品牌、押金和欠款等各项事务仍归属于小蓝公司,小蓝单车APP用户押金、特权卡及充值余额可转换为等值的滴滴单车券和出行券。并且滴滴还推出了自有品牌青桔单车。

而经过一路厮杀之后,单车行业剩下两大寡头之一的摩拜摩拜被美团收购,单车竞争从双寡头局面,变成了三足鼎立。目前,大部分共享单车背后,都站着一个资本大鳄,唯一游移于资本之外的ofo,正面临生死抉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